工会公平代表会员利益的义务

    我觉得工会对我不公平对待,我有哪些权利?

    工会必须公平代表所有会员的利益(这项义务英文简称DFR)。此项义务要求工会在处理会员的申诉(grievance),以及和资方谈判新的合约时,必须公平、不偏不倚、不歧视。当会员有申诉时,工会要对有关投诉作出合理的调查,不能以不闻不问的态度惘顾会员的权益。工会不能用以下非法的方式对待会员:

    • 主观武断的态度arbitary(例如:工会毫无理由地拒绝受理你的申诉);
    • 歧视性行为discriminatory(例如:所有非白种人的会员都被工会拒绝受理有关的申诉);或
    • 心怀恶意bad faith(例如:工会职员因为不喜欢你而拒绝受理你的申诉)

    如果你的工会曾用以上任何一种方式对待你,它都违背了工会的应有职责,你可以对它采取法律行动。

    不过,DFR并不要求工会必需采取所有的申诉步骤直至到申诉程序的最後一阶段,或者按照会员的期望采取所有的行动。DFR甚至不要求工会在代表会员申诉时有好的工作成绩法律只是不允许工会处理事情时主观武断、歧视、以及心怀恶意。

    如果我工作的地方有工会,但我选择不加入,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时,工会是否必须代表我的利益申诉?

    是。法律要求工会对你以及其他的工会成员都有同样的代表职责。当你被开除或受处分时,你应该向工会作出申诉。

    当工会拒绝接受我的申诉时,我该怎么办?

    有时,工会代表或其他职员可能拒绝受理你的申诉。出现这种情况时,你可以要求工会的高级职员,或任何一位有职权的工会职员受理你的申诉。

    工会无需受理所有员工的申诉。但是,工会最低限度要为你的投诉作出调查,以及根据你案件的轻重,来作出是否受理你的申诉的决定,以及在申诉程序中所采取的步骤。如果你已经被开除,而工会还没有决定是否受理你的申诉,你应该考虑用书面的方式提出申诉的要求,以免申诉逾期失效。

    如果你觉得工会没有就你的要求作出回应,你可以向工会就如何处理你的个案提出建议。例如,你可以建议工会约谈有关的证人、要求资方提供某些文件、向和你有相似情况的工友作出调查。采取主动的态度,可以令到工会更重视你的个案。

    当聆讯失利後,我要求下一步的仲裁arbitration解决,但被工会拒绝,我可以告工会拒绝进一步受理我的案子吗?

    可能不行。工会就如何处理申诉有相当大的馀地作出决定。如果工会确实认为你的案件没有很强的理据继续下去的话,它可以合法地终止对你的代表职责。但是,如果你认为工会因为不喜欢你、或基於你的种族、性别、或其他歧视性的理由而终止你的案件,它就有可能违背了工会公平代表会员利益的义务,你可以提出申诉。

    工会同意帮助我申诉,但我对申诉结果不满意,我可以告工会失职吗?

    可能不行。法律上并没有规定工会要如何精明能幹,为会员争取到令人满意的申诉结果。只要工会在申诉过程中是合理及认真地处事,那麽就很难指控它违背了工会的公平代表会员利益的义务-既使得出的结果比你申诉前更糟糕。另一方面,如果你认为工会是因为不喜欢你、或基於你的种族、性别、或其他歧视性的理由而故意错误处理你的申诉,它就有可能违背了工会的公平代表义务,你可以对它采取法律行动。

    如果我认为工会并没有履行公平代表会员利益的义务,我应该如何申诉?

    当你经历过所有的内部程序(例如,你可以就本地工会拒绝继续你的仲裁,向工会的上一级提出上诉)之後仍然得不到理想的结果,或你的申诉仍然没得到解决,你可向当地的全国劳工关係委员会(NLRB),或联邦地区法院控告工会(政府雇员有不同的要求,例如地方或者加州政府雇员提出申诉的机构是加州公务员关係委员会California Public Employees Relations Board,简称PERB)。和向法院提出申诉不同的是,向全国劳工关係委员会作出申诉是免费及无需律师代表的。在用完所有的内部申诉程序後,你有6个月的时限控告工会。申诉的内容将会是指控工会没有履行公平代表会员利益的义务。同时,你亦可以因为工会失职,令你得不到满意的解决方案的理由,而将原先针对僱主的申诉案在法庭上提出起诉。无论你是否要起诉工会,你都要先证明工会没有公平代表你的利益,才能控告僱主。

    如果在全国劳工关系委员会或者法院赢了,我可以得到什么?

    如果你赢了官司,你或者可以重获以前的工作,以及拿回你的工资损失(如果你被开除的话)。不过,你不会有任何因“痛苦及困扰”,或因此事件对你带来的不便等的金钱赔偿。

     

DISCLAIMER

这份文件试图为大家提供准确、简明的有关就业方面的加州法律常识。不过,由于法律以及法律程序经常变化以及解释不同,Legal Aid At Work 劳工法律中心不能保证文件的内容是最新的,也不能为内容运用的结果负责。读者不应依赖文件提供的资料。你应该就个人的特殊情况,向律师或者有关机构查询。